當前位置:首頁>媒體關注
選擇字號

佛山“軟骨少年”同學情:他抱我上學,一抱就是4年

2019-08-01 11:39

在順德陳村職業技術學校,電商182班的小健自小患上了軟骨癥,身體“蜷縮”行動不便、生活自理難。盡管如此,小健同窗——鴻強擔任其照顧其生活起居的工作,抱著他上學放學。這一抱,就是4年。

 

“我抱著他很穩,不會有事。”據悉,兩人的故事感動了全校,同時,小健堅強樂觀的態度,也感染到了身邊的每個人,也改變了他人對罕見病患者的異樣目光。據悉,優秀的小健成績優異,關于未來也充滿期待。“最感謝的,還是他給我穩穩的友誼。”小健說。

 

抱著他上學



18日下午5時,伴隨著學校下午下課鈴響起,小健和鴻強在簡單收拾了書本后,齊齊相約回宿舍。

今年16歲的小健,從小就患上了軟骨癥。疾病讓小健的骨質變形、身體“蜷縮”,身高不足1米的他行動也極為不便、生活也難自理。而身高175、身體壯實的鴻強,成為小健在學校里堅實的“后盾”。

下課后,鴻強走在了前面,小健則緊隨其后。在走到了樓梯口前,鴻強俯下身子,熟練地抱起了身材瘦弱矮小的小健,帶著他安全下樓。到了一樓樓梯口處,鴻強將小健從臂膀中放下來,小健則騎著自己停放在樓梯口的小單車,與他的好兄弟——鴻強齊齊匯入放學的人流中。

抱著他上學,同樣來自陳村職校的學子鴻強就堅持了4年。“這是一種責任吧。”鴻強和記者說。

記者了解到,在學校里,由于小健身體的特殊性,鴻強還擔任起照顧其生活的重任。“他幫我做了很多事,例如他要幫我洗衣服、曬衣服,吃完飯他幫我收拾碗筷,因為我行動不便,他抱著我上下樓,到學校的各個地方,有時候也會帶著我到校園里散步。”小健說。

鴻強無微不至、不厭其煩地照顧小健,也感動了全校。記者了解到,兩人互助的精神,甚至感染了其他同學,其所在班級的班級風氣也十分好。“這些都是責任,他有需要,我就會幫他。”鴻強說。

 

穩穩的兄弟情

 

下午5點半,宿管阿姨將鴻強和小健的晚飯帶到宿舍。因為小健身體的不允許,不能和許多正常學生一樣到飯堂吃飯,所以委托了宿管阿姨打飯

 

為了不讓小健一個人吃飯而感到寂寞,鴻強每到飯點,都配合小健在宿舍里吃飯。“我和他的飯卡都交給阿姨了,讓阿姨和我們打飯,我就不用太麻煩帶他去飯堂了。”鴻強說。

吃飯過程中,兩人一起交流了上課的開心事。感動的是,兩人陪伴吃飯已是“生活中習慣的事”。

“初一的時候,我和他分在了一個班,后來老師點名我照顧他,一開始不情愿,后來照顧著、照顧著就習慣了。”鴻強回憶起4年前與小健相識的點滴,他說,“一開始,照顧他的時候會有他人的奇異的眼光,但我不能因為這樣就不管他。再到后來,我就習慣了,也從來就不擔心他人怎么看。”

4年,小健和鴻強成為了“鐵哥們”,形影不離是兩人的特點。在學校里,兩人的室友、學校其他同學都會羨慕其歷久彌新、“穩穩的”兄弟情誼。

“如果我生病了請假了不來學校,一定會讓老師提前安排室友或班級同學幫手照顧一下他。”鴻強說,這些年,即便是自己不在小健身邊,心中都會有所掛念,“萬一他的衣服沒人洗呢,走到樓梯了沒人抱下樓呢?”

“有時候放假了不在學校,見不著面的時候,都會通過微信交流。”鴻強說,兩人會交流一下手游,還會請教一下小健做題思路。“他是學霸,學習上的事一定會有求于他的。”鴻強笑著說。

特殊的優等生

 

“他的成績在班里一定是中上等。”談到小健,其所在班級的班主任黃興龍無不贊賞。

進入高一,小健以優秀的成績,通過了有“中職高考”之稱的3+X考中的“X”專業考試。“高一就能通過,而且還是在他身體較為特殊的情況下取得的成績,非常不容易。”黃興龍說,這與小健在校付出的努力不無關系。

“為了方便他學習,我們把他安排在了第一排。這樣他離老師更近,離黑板更近。”在教室里,因為其身體的特殊性,小健是“跪”在椅子上上課。記者看到,認真的小健,在課堂中時常會伸長脖子,端詳著黑板上每一個知識點。

“其實,小健確定來到我們班前,我心中多少有一些顧慮。”黃興龍說,當時,主要擔心是其在校無法獲得很好的照料。“學生身體情況特殊,在校過程中,學校要更留一個心眼照顧他。”

盡管如此,黃興龍稱,在了解到小健強烈的求知欲以及他獨立自主的精神后,決定欣然接納其作為班級的一員。“畢竟,他做出一個繼續求學的決定,也是不容易的。”黃興龍說,入學近一個學年來,小健一直以非常積極的姿態融入班集體。“他很堅強、陽光,也很大膽,遇到問題不膽怯。”

班里的同學也稱,小健平時幽默風趣,非常樂觀。“大家都被感染了,不會因為他身體的特殊而對他區別對待。”與小健同班的李同學也告訴記者稱,因為小健成績優秀,會經常和他“取經”做題思路。

軟骨少年人生

 

小健生于2003年,來自北滘碧江。“知道自己身體和別人不一樣,實話說,當時自己內心是接受不了的。”小健稱,十多年來,自己也在慢慢接受不一樣的自己。

小健坦誠,自己害怕他人異樣的目光,即便在剛入讀職校的時候,也會注意學校同學不一樣的眼神。“事實就事實了,后來,我就慢慢接受現實,也就不在乎他人的看法了。”

深知求學的不易,小健加倍珍惜讀書的時間。去年中考成績“出爐”后,小健與普通高中“失之交臂”。“目標是讀一所普通高中,但分數似乎不夠。”但小健仍決定,選擇一所學校讀書,繼續研讀、繼續深造。“如果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讀書了,選擇在家,這樣我對家人就有了依賴性,自理能力都會喪失,這不是我想要的。”

在校,盡管身體特殊,小健也選擇與同窗一起住讀。“這也是我的提議,家人也贊成,這樣我可以學習獨立生活,能與更多同學接觸,減少和他人交往的恐懼感。”小健說。記者了解到,在校,小健和其他同學一樣,不會因為自己的特殊而減少學習時間,給自己“減壓”。他給記者算了一筆學習“時間賬”,從每天早上7點半開始,到晚上9點晚修結束,一天至少學習6小時以上。“其他人這么學,我也要這么學,能學一點就是一點。”

“我對未來有希望,當然最希望是自己健健康康,能經歷更多不一樣的事。”小健說。

 

對話:也會害怕兄弟的分開

 

記者:黃同學幫你這么多,平時會用怎樣的方式感謝他?

小健:平時生活中,他真的幫助了我很多。有時候我會去小賣部買零食給他吃,當做感謝吧。我很感激他。

記者:你們相伴4年,會不會害怕有一天分開了?

 

小健:說實話,內心挺害怕的。我們一起走過了4年的路,他幫助了我很多,相處久了,分開了多少會不習慣的。未來我們要分班了,或者說以后要深造,或出社會,分開不可避免,但是我會慢慢學會習慣。

記者:馬上就要分班了,以后還會照顧小健嗎?

 

鴻強:一定會照顧的,承諾了要做到。他成績優秀,如果他分到了樓上的“升大班”(升大專班),我就上樓抱他上學放學;如果是我分到了“升大班”,那我就下樓去抱他。當然最好是我們一起都到“升大班”,這樣我們還是老樣子,照顧起來也方便。

記者:照顧小健幾年來,自己會有顧慮嗎?

鴻強:一開始有,后來就沒有了。這幾年我收獲很多,學會照顧人了,自己有一點成就感。另外,我發現抱著他,我能減肥,我以前很胖,比現在胖多了。但因為我經常抱著他上下樓,抱得穩穩的,也當做鍛煉了。看!我現在也瘦了很多。

 


3d试机号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