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媒體關注
選擇字號

這個“站著學習”佛山女孩,考上大學了!她說:“我不喜歡別人說我堅強樂觀”

2019-08-01 11:01

婷婷是佛山一中的高三學生,小時候曾感染過巨細胞病毒導致肌肉受損,影響了運動神經的發育。為了增強下肢的輔助力量,上學后,婷婷每天要綁在站床上練習近1個小時,她還給站床加了小桌板,堅持站著學習。今年,這位“站著學習”的女孩參加高考,并以568分的成績被汕頭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錄取。

 

 

在常人眼中,婷婷可能是個“海倫·凱勒”式的人,但婷婷卻表示:“我其實非常不喜歡別人說我‘堅強’‘樂觀’。”

 

在她的世界里,她就像其他18歲女孩一樣,熱愛文學、喜歡畫漫畫、看新劇,這一切,都與她的缺陷無關。婷婷希望大家看到,她以及與她一樣的人,不僅僅是面具人一樣的“偶像”,而是鮮活的平凡人。

久坐寫作業難,晚上11點才肯停

 

三年前,婷婷獲頒2016年佛山市“自強自立”的“美德少年”稱號,并參加了當年的中考,中考后,婷婷從華英學校進入佛山一中,為了方便學習,婷婷一家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這三年來,每天早上,婷婷的媽媽都會推著輪椅把婷婷送到課室,中午再接回家吃飯,晚上除非有考試,不然婷婷也會在家晚自習。

 

在高一時,婷婷的成績仍保持著班上的中等水平,但是,時不時的頭暈、感冒、發燒,讓婷婷不得不學校、醫院兩邊跑,有時一周請假多達兩三次。

 

婷婷坦言,因為肌無力導致脊柱側彎,坐久了就腰酸腰痛無法支撐,要躺下來休息。平時上課有書桌靠著還好,回家寫作業每隔半小時就得歇一會。

 

婷婷的爸爸透露,婷婷寫作業不容易,父母老師都勸了不必勉強,但她對完成作業特別執著,常常做到晚上11點多才肯停筆。

 

高三剛開始時,婷婷的數學成績一直徘徊在五六十分,怎么也提不上去,婷婷也有點喪氣。但是,婷婷的數學老師從沒停止對她的鼓勵和期待,還常常對婷婷的媽媽說,婷婷的成績應該算中等,覺得婷婷是一個很乖很勤奮的學生。“久而久之,因為老師的話,我居然把之前丟到太平洋的信心又撿了回來,也不好意思放棄數學了。”婷婷說。


語言功能受阻,仍堅持考英語聽說考試

 

除了不能久坐,近幾年,婷婷還遇到了另一個困難:語言功能出現問題,無法大聲說話,也無法說大段的話。婷婷依然清楚地記得第一次發現時的情形,那是初中的一節語文課,大家正在學習史鐵生的《秋天的懷念》,老師請同學朗讀課文選段。

 

那時,婷婷還比較活躍,就自告奮勇地舉手了。念到一半,她突然發現自己好像發不出聲音,說話斷斷續續,接不上氣,聲音發抖,老師和同學對她報以掌聲,以為她是受到故事的觸動而哽咽。“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發生了什么,也是從那時候,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問題變嚴重了。”婷婷告訴記者。

 

朗讀事件以后,婷婷再也不敢主動舉手發言,這讓熱愛文學的她深感遺憾:“我的高中語文老師是一位可愛而德高望重的老師,我無數次想要回答他的提問又無計可施,感覺都要憋死了。”盡管平時話少,加上對話的間隔性讓婷婷有機會休息,和大家相處時很少被看出來有不一樣。但是,語言功能的障礙還是為婷婷的高考英語聽說考試帶來了挑戰。

 

 

采訪中,婷婷多次表示“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

 

當被問及是否考慮過英語聽說考試免考時,婷婷說:“免考是大事,是針對聽障考生的,我沒想過要免考,靠自己努力吧,比人家少點分也沒關系。”

 

考試前,在學校練習課上,婷婷會抓緊上機的每一分鐘不斷練習,回家也對著手機自己做專項。最終,她在滿分15分的聽說考試中拿到了12分,盡管比平均分低了一分,但婷婷很為自己驕傲。

 



被汕大錄取,希望通過寫作就業



 

568分!”放榜后,得知考到超出本科高分優先投檔線22分的好成績,婷婷和父母都非常開心,直呼是超常發揮。更令人欣喜的是,婷婷的數學成績從高三剛開始的60分左右提升到了高中以來的最高分116分。

 

然而,在填報志愿時,因為不知道能報什么學校和專業,她在網上翻了很多討論貼,也看了很多別人的現狀,都沒有找到答案。“最嚴重的殘疾病友級別是三級,但我是一級,極重度殘疾。”婷婷還找到了幾位因全身性疾病而導致重殘的朋友,他們的答案是,沒有上學。

 

別人的經歷讓婷婷感到絕望無力,但一家人還是得認真地想辦法。

 

其他人可能只需考慮專業、學校、就業前景,婷婷還要考慮學校的硬件設施,比如無障礙通道是否覆蓋上課的課室和活動場所、是否可能爭取單獨宿舍、離家遠不遠、交通方不方便等,婷婷的爸爸還親自跑到一些大學進行了實地考察。在專業選擇上,婷婷也受到較多的限制,很多文科生的主選比如金融、師范類和管理類,婷婷都盡量避開了。

 

幸運的是,婷婷最終被汕頭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錄取了。作為廣東揭陽人,婷婷表示,報讀汕大不僅因為自己是潮汕人,還因為她被汕大的辦學理念和包容的校風所吸引。選擇漢語言文學,則是因為她一直熱愛文學和優秀傳統文化,也考慮以后通過寫作就業。

 

 

大學是全新開始,想做平凡但善良的人

 

采訪中,婷婷多次表示“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雖然有的地方和別人不一樣,但我對吃喝玩樂的執著不比別人少,哈哈哈。”

 

在社交平臺上,婷婷與其他18歲小姑娘一樣,會使用二次元微信頭像,會說很萌的網絡語言,會發各種可愛表情和一長串的“哈哈哈哈哈哈”,會在朋友圈發各種好吃的食物。

 

作為從來沒有住過宿的走讀生,大學的住校生活對婷婷來說,是一件既新鮮又困難的事。婷婷的爸爸表示,接下來,婷婷的媽媽會繼續陪著婷婷上大學,他們已經向學校請求爭取單獨宿舍,不過由于教學樓沒有電梯,到時婷婷的媽媽可能要背著60多斤的婷婷爬樓梯。

 

盡管可以預見不少困難,但婷婷認為這也是全新的開始:“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毫無障礙一帆風順的,就當是學習生涯里的一點小小挑戰吧。大學的四年將是我正式踏入社會的起點,我不僅會像以前一樣認真地對待我的學業,也會學習更多技能,為將來的就業做準備,畢竟我可是以后家里的又一個頂梁柱,說過要養我爸爸媽媽的呀。”

這個社會更多的是平凡的殘疾人

 

“之所以愿意接受采訪,是因為你想給別人幫助?”在講述了自己的故事后,婷婷主動敞開心扉:“我覺得,其實我們這個群體,就是有缺陷的殘障人士,是很容易被代入到那些身殘志堅然而終成大業的人身上的。比如,我考完以后看手機,經常可以看到盲人考生高考640+分的新聞,也比如一些勵志雞湯暢銷書,都是殘疾人中成功者的故事。”

 

有時,這讓婷婷覺得壓力很大,因為她偶爾會覺得“自己的價值只能是成為激勵別人的偶像”,有時候她受 “因為他們經歷了常人沒有經歷過的磨難,所以必然成就常人沒有達到的成功”這些觀念的影響,會無法接受自己有可能只是一個平凡人的事實,雖然她并不是甘于平庸的人,也有自己的理想追求。

“這大概是很多重殘者的生活現狀,我總是希望說點什么,并不是為了給自己訴苦或謀求什么利益,只是因為自己是這種人,看到了更多。”婷婷認為,許多人忽略了重殘者,人們只希望看見他們愿意看見的事物,比如用腳尖給大家彈奏鋼琴的音樂家、可能是千萬個殘疾人里才能出來一個的身患殘疾但才華橫溢的作家和詩人。“但是,這個社會更多的其實是那些平凡的殘疾人,甚至連平凡的平均線都達不到的殘疾人。

希望打破社會對殘障人士的思維定式

 

“偷偷講一句,我其實非常不喜歡別人說我‘堅強’‘樂觀’,我自認為自己和這兩個詞離得還很遠,我總覺得這是一種變了味的道德綁架。”從小到大,婷婷感覺,似乎因為缺陷,她被他人理所當然地剝奪了什么:“我應該身殘志堅,應該不讓人操心,應該比別人更加懂事,更加優秀,因為書上的故事都是這樣的。所以別人成長中可以犯的錯誤,鬧的叛逆,耍的小性子,其實以前的我都沒有。”

 

察覺到這點后,這個女孩還是偷偷地按照自己愿意的方式生長:畫了好幾年的漫畫、看了很多小說也寫過一些、愛在看嚴肅文學之余刷刷網文,她也糊弄過作業,也和常人一樣和網友聊新番、新劇、磕cp。如今,婷婷很慶幸自己在某些方面和大家沒有什么不一樣。

 

但是,這些年,婷婷越來越覺得,自己的同類里能發聲的實在太少了。重殘者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樣的?他們以后何去何從?他們都像海倫·凱勒一樣樂觀堅強嗎?他們意志堅定永不言棄嗎?他們適合什么?需要什么嗎?

 

“很多對殘疾人的無障礙設施其實設計欠妥,很難發揮它們應有的作用;大多數人對我們好奇而同情,美化我們的精神世界和生活質量,卻也是一種無形的束縛。”婷婷表示:“我想趁著現在還有能力有機會,為我們這些人說點什么,打破社會上的思維定式,讓我們這群人不再僅僅是面具人一樣的‘偶像’,而是精神上痛苦著也自由著。會在有能力的時候琢磨著周末去哪里吃甜品,誰和誰又在微博上撕起來了得抓緊去吃個瓜,和朋友狂侃最近哪部沙雕劇火了,在大考之前抓耳撓腮只求不掛科的,鮮活的平凡人。”

 

 

 


3d试机号金码